世界在关注中国什么?
摘要:写在2014年普利茨克奖颁布之前 2014年3月25日北京时间5点,普利茨克建筑奖将颁布当年的获奖者。作为全球建筑领域的最高荣誉或建筑界的诺贝尔奖,这个奖项受到越来 越多中国建筑设

关键字:世界,在,关注,中国,什么,写在,2014年,普利,

——写在2014年普利茨克奖颁布之前

作者:赵敏

2014年3月25日北京时间5点,普利茨克建筑奖将颁布当年的获奖者。作为“全球建筑领域的最高荣誉”或“建筑界的诺贝尔奖”,这个奖项受到越来 越多中国建筑设计界人士的关注和青睐,特别是在2012年49岁的中国非主流建筑师王澍获得了这个奖项之后,普利兹克建筑奖曾一度在国内引发热议。(声 明:文中提到的主流建筑师是指在中国国内国营设计院工作的建筑师,非主流建筑师是指开设私营或者民营事务所的建筑师)除了议论王澍的作品和普奖,人们也在 想,世界在关注中国吗?

无论如何,中国正在热切地关注着世界建筑的潮流与动向!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中国以比人们想象更快的速度在追赶着世界建筑潮流的步伐。当前,国际上 形形色色的建筑思潮,在当代中国有比其它任何国家更为丰富、更为全面的实体呈现;各种建筑与文化的媒体上外国明星事务所的作品受到青年们的热烈追捧;还有 不断在全国各地开展的、国外大师们面授技艺的讲座更是座无虚席,一票难求……但同时我也看到了中国建筑的另一面,在快速城镇化的社会进程中,我们的设计过 程也伴随着时间的压缩而一再精简,既然画图的功夫不能少,那么就减少一些思考的时间吧!以至于在一念之间,一些建筑师习惯了速生设计,不假思索地克隆某些 国际建筑名家的作品。

今天是普利茨克建筑奖颁奖的日子,我们就从获得这个奖项的中国建筑师谈起:

2010年之前,我曾一度站在《中国建筑设计年度报告》的编写队伍里,这本书收集和整理中国建筑设计年度重要的事件、人物和作品,遗憾的是,在一系列重要的国内建筑设计荣誉中,很少看到建筑师王澍的名字。直到2012年2月28日……

王澍,荣获201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

图1 王澍

在揭晓评委的决定时,普利兹克建筑奖暨凯悦基金会主席汤姆士•普利兹克先生表示:“这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步,评委会决定将奖项授予一名中国建筑 师,这标志着中国在建筑理想发展方面将要发挥的作用得到了世界的认可。此外,未来几十年中国城市化建设的成功对中国乃至世界,都将非常重要。中国的城市化 发展,如同世界各国的城市化一样,要能与当地的需求和文化相融合。中国在城市规划和设计方面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一方面要与中国悠久而独特的传统保持和 谐,另一方面也要与可持续发展的需求相一致。”

王澍的建筑设计人生与一般人不同,他没有急于获得成就,去追赶时代和潮流的脚步。至少在2012年以前,他的所有作品都是在中国建造。他的第一个独 立设计的建筑项目是为杭州附近的一个小城海宁设计一个 3600 平米的青少年中心。这个作品于1990 年完成。在接下来的将近 10 年里,他开始了一种特别的建筑设计生活,他常常与工匠们在一起工作,在真实的建造中获取经验。1997 年王澍和他的妻子陆文宇在杭州创办了“业余建筑工作室”。对于工作室的起名,他的解释是:“对我而言,不管我是一个工匠还是业余的,都是一样的。”他对 “业余”这个词的解读与字典中解释的定义很相近:“一个人因为兴趣而从事某项研究、运动或者行为,而不是因为物质利益和专业因素。”在王澍的概念里,“兴 趣”这个词就意味着“对工作的热爱”。

图2 杭州垂直宅院

我曾见过王澍设计完成的作品——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新校区,要建造这个建筑得拥有独到而大胆的审美观,作为美院的建筑,它算不上优雅美丽,然而建筑的雕塑感 强烈,层层叠叠,掩映于象山之下,给人留下过目不忘的印象。整个建筑似乎是象山的延伸。据说王澍为了充分发掘建筑材料的可再利用和经济实用性,从各地的拆 房现场收集了 700多万块不同年代的旧砖弃瓦,让它们在象山校区的屋顶和墙面上重现新生。

图3 象山校区1  


这样看来,王澍似乎有点“傻”,他的人生与一般建筑师的生活接不上轨道。可是,当得知自己获得普奖后,王澍表示:“这真是个巨大的惊喜。获得这个奖对我来说实在是太荣幸了。我突然意识到在过去的十多年间做了如此多的事情,看来真诚的工作和足够久的坚持一定会有某种结果”。

在写这篇文章时,我拨通了王澍夫人、“业余建筑工作室”另一位主持建筑师陆文宇女士的电话。她正在一个偏僻的乡村里工作。她坦言,“王澍(的生活) 脱离开体制了一段距离。”谈到获奖以后建成的作品,陆文宇向我推荐了“瓦山”。她说:“我觉得这个项目很有意思,它是象山校园里面为大学设计的专家楼,我 们最近几年关注的东西在这个建筑上面都有体现。我认为它特别贴近自然,蛮真实的。整个建筑群是夯土做的墙,木头做的顶。王澍在最近的《建筑学报》里面发表 了一篇文章《隔岸问山》,解读了他为什么会做这个作品,我也邀请了几位参与设计的工程师发表了看法。”

图4 美院象山校区2 

图5 瓦山全景         image©张广源/来源:《建筑学报》

图6 瓦山北侧   image©张广源/来源:《建筑学报》
图7 瓦山西尾木构架
陆文宇说:“现在很多人的作品是在自我表演。而我们这个建筑用了貌似传统的做法,其实是改进过的。它的木屋顶并不是传统的做法,但你可以感受到它与传统之间多少有点关系,同时它又是纯粹的创新思路。”
图8 瓦山中腹跌水池    image©张广源/来源:《建筑学报》
图9 瓦山中小憩处    image©张广源/来源:《建筑学报》
图10 隔岸望山西尾    image©张广源/来源:《建筑学报》
图11 灯光在暮色中点亮了诗意    image©张广源/来源:《建筑学报》


“我们每个礼拜都会跑到乡村里面。我到这里很感慨,既干净,空气又好,城里好久没有呼吸到这样清新的空气了,肺里像清洗过一遍似的。我们(工作室) 正在关注乡村的建设,前几年我们做了大量的调研,现在我们在这边选一些地点,想为乡村做点实实在在的事。但事情并不简单,只能慢慢地工作。”







这里,我还要提到的是中国建筑的一位主流建筑师崔愷。


作为河南安阳“殷墟博物馆”项目的设计主创,崔愷2008年荣获亚洲建筑师协会颁发的亚建协金奖。“殷墟博物馆”为了保护历史遗址,将整个博物馆沉入地 下,毫不张扬。整个建筑呈现出建筑师对历史和文化的思考,又好象是一种与古代文明的对话。这种创作需要有正确的历史观,严谨的科学态度以及内敛的建筑立场

这些年和崔愷接触不算很多,但他的低调和严谨是业界公认的。他尽量避免接受媒体的采访和各种应酬,专心地搞自己的设计与研究,使这些年他的“本土建筑”理 论对于作品的指导性初见端倪。崔愷有一个很好的与业主沟通的心态,对业主的要求他总是不厌其烦。他说,“在建筑设计中,建筑师的控制和要求是必须的,但业 主的要求我不会简单地拒绝,而是顺着业主的想法看看能否再发现新的思路。因为每一个建筑作品都不是某个人的,它是建筑师的,但更是业主的和将来的使用者 的。”记得崔愷曾坦言自己参加设计竞赛的中标率不高,这其中的原因种种。所以他一般较少参加竞赛。一个重要因素是他希望在创作过程中能与业主不断地讨论 ——一方面,招投标时要投其所好,使创作心态偏簸,还要想别人怎么看,方案设计本身就不纯净;另一方面,招投标公司在中间,业主与建筑师不能直接见面,使 对环境以及建筑自身的各种要求一知半解,设计成果自然就变得很肤浅。崔愷说:“我喜欢和业主边沟通边设计,这是从内到外的设计方法,是各种创作要求对建筑 空间环境的整合。”

图13 殷墟博物馆俯瞰

图14 殷墟博物馆内庭

图15 外部空间立面

图16 室外庭院

图17 室内展陈

图18 细部
 

图20  原丹下健三设计的代代木体育馆
图21  扎哈的中标方案


讲好中国建筑文化的独特故事是现在必须做的事情,它需要中国建筑师树立自强、自信,需要我们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此时此刻,中国的各项发展到了必须崛 起的时候。今年中国仍然会保持高速度的全面发展,世界关注中国是一定的。“世界在关注中国什么?”这个问题其实对我们并不重要。中国建筑师,请把更多的时 间和精力投入到对创作的独立思考中去吧,别人是否关注你,在意你不重要,关键是要踏准自己前进的脚步!

特别鸣谢:
1. 陆文宇女士为本文提供的大量素材
2. 崔愷院士为本文提供的大量素材
3. 《建筑学报》杂志的大力支持。文中瓦山项目的照片取自《建筑学报》,2014年1期,摄影:张广源